快播庭审让我们学到什么?

行了,时间不早了,不多说了,老司机们要开车了,我也要上车了:滴,学生卡!

快播会怎么样,王欣命运如何,其实大家都应该有所预见了,现在的一边倒,我刚才说过是发泄,是群众对不合理、不满的发泄,建国初期一些商人因为做声音而被认为是投机倒把被用了重典,如果放在现在估计也是政府招商引资重点扶持的对象,王欣所做的事情在国外可能合理合法,但是有现行法律的约束,那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无可厚非,没有人能够永远游走于法律之外,但是同为技术出身,对王欣还是有些可惜,目前来看他的技术是一流的,他的口才是一流的,在完全没有优势的情况下能够将对方吊打,这是口才的正好的背书。我宁愿相信这不是他的本意,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战略转型,福祸相依,经此一役,快播和王欣个人的品牌已经深入人心,这不是买断几个《芈月传》能够产生的效果!希望这样一位人才以后东山再起能够合理合法的打下新的一片江山。

王欣有他自身的辩护短板的,不知道是今天的公诉人太紧张还是经验不足,没有抓住要害,一直是被带到沟里的,王欣提的技术本身不可耻没有问题,但是这个是有一个度的,比如菜刀是工具,但是军刺就是凶器,就需要管制,一个技术有1%的使用者用来看毛片可以看作是正常可控现象,但是快播究竟是有多大比例的用户在看毛片这个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会心一笑的。比如王欣拉下水的Q,如果70%的Q用户都是使用Q作为淫秽视频交易的工具,你觉得腾讯能没有责任吗?所以不要过分使用技术作为挡箭牌。公诉人没有提不代表这个事情你做的对,你的产品如果你自己无法监测,无法对用户行为有可控性的疏导,违反了现行法律,那么你有责任立刻关闭掉!而不是用技术不可检测作为挡箭牌。第二个短板是宣称的没有因为淫秽视频收益,这个我来引用王欣的话说吧:“陌陌不会是因为约炮火起来,淘宝也不是因为假货发展起来的”,没错,但他们的前期发展有没有这些的影子闪烁在其中,这个不言自明,但是都在可控范围内,一个转型就可以规避掉这些污点,互联网有句话说的好“羊毛出在猪身上”快播可能真的没有从淫秽视频上直接获益,但是有一点投资知识的人都能明白,快播的收益是从企业估值上来的,用户群活跃度和用户粘性是快播最大的价值,如果净拿一些有前置条件的观点来忽悠人,说一半藏一半只能是暂时蒙蔽大众的眼睛。

今天快播整场攻防辩护无可挑剔,可圈可点,我为王欣个人的自我辩护思维和口才点赞!我认为他抵得过对面10个公诉人!但是在打嘴炮的战役上完胜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作用,这里不是英美,不是辩论的好就能左右最后的判决的,虽然公诉方的证据有些牵强,但是也看到了公诉方的准备是比较充分的,至少在判刑上是足够了,不过多少可能会影响到最后的量刑。

最后还是说下举报这事吧,猪队友爆料了举报方,不管是乐视举报还是腾讯举报的吧,这都不重要,有一点很明确的,这可能是前期发展起来的公司转型后抱团狙击后起之秀的一场不光彩的内部争斗,今天被快播在庭审现场拉下水的,广州直播恐怕除了阿里外,几大互联网公司都在忙着加班删除文件吧。反观互联网上的声音,现在基本都是一边倒的,不知道这种压倒式的民意会不会对庭审结果造成影响。另外一些网友需要先搞明白一个事,乐视和乐事薯片不是一个事,别让薯片背这么大一个锅,想要跟着老司机开车也要自己认识路啊,还有一个想说的就是公平竞争,家务事还是轻易别让外人插手吧,引来外人插手帮忙也不见得是好事,如果自身不硬,出了叉子,打了狐狸也惹了一身骚,即使是6号停牌躲过了7号的大跌,可以预见到的这几天网友们可能爆发的巨量卸载,也难保周一复盘不跌停不是?

在公诉人提出若干体现出他们对计算机技术无知的质询的情况下,开始以无厘头的方式开始控诉,妄图从道德层面上压制住场面,随即,王欣提出:“我们也是受害者,如果审判长您知道快播是一个可以看毛片的应用,您会下载吗?我想您一定不会的,这样我们就白白的流失掉了一位客户,所以我们也是受害者。”我想这个时候审判长内心一定是崩溃的,因为看到这里我自己几乎憋出了内伤。你不是站在道德层面吗?那好啊,咱们就从道德层面谈谈。

首先咱们先梳理一下这件事的梗概,公诉人是针对快播公司被告人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以牟利为目的,在明知快播媒体服务器安装程序及快播播放器被网络用户用于发布、搜索、下载、播放淫秽视频的情况下,仍予以放任,导致大量淫秽视频在国际互联网上传播为由,进行起诉。庭中,快播方面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自我辩护:首先是阐述了快播仅提供技术支持的观点:快播主观上没有提供、传播、宣传淫秽视频,并提出“技术不可耻”的观点,其次王欣阐明快播在主观上并没有放任淫秽视频的传播,王欣在了解到有网络用户利用快播软件传播淫秽视频时,采取了必要的措施,来防止淫秽视频通过快播软件进行传播。他们设立的110举报平台,协助举报关停的黄色网站数量是某专业政府部门的数十倍。然后,王欣用如果手机经常收到诈骗电话信息反问为何不要求中国移动负责、转型,并且接公诉人说以“淫秽词汇 快播”的搜索数量庞大的指控,指出“淫秽词汇 Q”搜索出来的数量更多,并拉出百度云等同类平台下水,然后对讼诉人提供的证据的流程合法性提出质疑:1000台服务器只提取4台,并做两次鉴定,第一次鉴定作废确实是值得商榷的。

今天最热闹的事情莫过于快播庭审了,相信大概的事情经过大家也已经从各种途径都了解到了,整体来看,理科生出身的我认为这简直就是一场思维严谨的人在智商和逻辑上对另一群没有专业计算机技术业务,自身业务又漏洞百出的人的一次压制性完全碾压,各种段子已经充斥网络了,今天我不讲段子,我想严肃的来梳理一下这件事,因为这个庭审的意义比当年扶老人的许案件的影响会更加深远、重大。他将影响中国现在整个互联网大环境今后的走势和风向。

其实是否违法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一边倒的压倒式的民意呢?这只是放开了一个口子,提供给群众们一个机会,发泄积压已久的不满,这不就是现状吗?万象未始,混沌不分;黑暗延续,罔计其年。围堵不如疏导,越是费劲心力的去禁止,越是会增加群众的好奇心,换句话说,能堵得住吗?讨论了半天“淫秽词汇 XX”搜索结果更多,就没意识到这个搜索引擎能搜索出来这些东西本身就是问题?高高在天上人间的神仙知道不知道Q里充值式的特殊表演?了解不了解百度云是微信上花10块钱就能买2个T特殊资源的交易物品?看没看过一些真人直播节目特殊表演的报道新闻?现在抓着一个快播想要杀鸡儆猴吗?不过看今天这个形式,在一个漏洞百出的互联网大环境下,想抓一只鸡来儆猴,兴许能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是公诉人选用这样一群对计算机几乎毫无了解,全程被吊着打的法律大师父们,恐怕很难能够起到立规矩的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