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此次YY娱加公会言论影响?

“在特定的一段时间之内,中国的直播APP超过了200个。”2016有两个概念被炒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一个是VR,一个是直播。”直播是碗青春饭,一开始连连麦就能赚钱,接着就需要露脸,然后开始唱歌,接着是跳舞,最后衣服越来越短,最后的最后……总之没那么容易。一直播邀请媒体入驻,斗鱼推出《饭局的诱惑》,熊猫的《乔我说》、《Pandakill》、《暴走漫画》,“精品内容”基本上已成为各大主流直播平台的共识,在同质化严重的秀场直播领域,王总率先带领全真教升级御林军,在这个决定的背后,是直播从低制作向高制作迈进,是直播渐渐褪去开始的喧嚣,回归于内容载体工具。刷1个亿就亏损1250万,这个结果即使公司能承担,主播能不能承担?”首先第一点,害怕主播承担不住债务,这是不太站的住脚的,羊毛出在羊身上,只要YY的提现流程不要太脱,刷票对于主播来说不仅不用承担成本,而且还能免费得到曝光宣传,有了名才能生利,谁不希望在华山论剑上露露脸呢?第二点同样不靠谱,文中的原话是“我们每刷1000万亏损125万”,这个成本的确很高,但别忘了,在这些“公会”或者是网红经济公司的商业模式中,这种投资是有收益的,“土豪”砸钱,主播红了,真爱粉跟着送,主播返给“土豪”,与其说是1000万亏损125万,不如说是“投资”1000万,成本125万,收益却有更多。内容怎样才能变现?轻盈一点比如公众号,几个人,一天一篇,通过广告、周边售卖赚钱;笨一点的比如话剧,十几个人写剧本半年,排练半年,广州直播巡演卖票;最先进的电影,五六十人拍摄几年,最后通过赞助、票房、版权与周边变现。很美好不是么?最近朋友圈出了件事——《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获得社会善款200万,先不论对错,至少能确定的是,在以后出现类似的文章时大家都会多个心眼——越是暴力的内容变现,人们的心理阈值,或者是消费动机上升得越快,等到一段时间后,这种变现效率就会和整体行业持平了。声势最壮的时候,它们都被捧为“风口”,网上找不到一句唱衰它们的话,到了年尾,国内的VR厂商颓势初现,而这次王总的发言也可谓画风突变,顺便带出了直播行业不明朗的前景。“如果把每个直播平台看成一个小型电视台,前10名差不多固定了。刷了1000万之后,后台得到8%,多出来那部分钱,基于880万,我还要开始6.8流转税的税票,所以我每刷1000万,亏损125万,即使他还我80%。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算下来能活的,我判断不会超过10个。主播的机会在哪儿?娱加的机会在哪儿?我们看了一年,就得到一个答案——就是精品内容。“我们刷1000万,主播返还80%,我们就得到800万,在他还得起的前提下。反观直播:一个主播每天生产3个小时的内容,一个平台每天就能生产600个小时的内容,相当于200部电影,观众一进来就大把撒钱,内容异常高效粗暴的变现了。”“我们把本来准备打年度的1.5亿的预算,全部用于2017年为娱加主播开设精彩的短视频、网大、网剧、网络综艺,推动艺人的电视、电影的通告还有商业代言等,艺人源源不断地产生,又从内容的基础上,在整个互联网扩张娱加艺人的影响力。不仅对于主播来说是如此,整个行业也是一样的,开始看上去很暴利,后来发现盈利困难不断翻新花样,最后成本也就趋于行业平均水平了。那么第三点,我想才是症结所在。但在2016年下半年200个都死得差不多了。希望未来能看到更用心更高水准的直播,也祝愿王总能早日达成目标——带着全真教众从直播江湖走进大众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