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被困到同一天里,如何跳出时间循环?

“为另外一个世界的我谋点福利也好嘛,等你消失了,我一想到另外一个时空的我因为你而赚了大钱,那也爽啊!”

“刚才是你报的警是吧?”比较高的警察问我。

小丽走后,他笑了笑:“其实我跟她根本不在一个学校,跟她聊过几次知道点情况而已。你刚刚在看那个妞是吧?”

“所以,我是解脱了吗?”他突然问。

她没走,疑惑问道:“先生您认识我呀?”

“你好啊,吕晓艺。又见面了。”

“你不记得我,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他拉了椅子径直坐到我身边,伸手向吧台招呼道,“小丽,随便给我来杯咖啡就行。别急着跟你男朋友发短信,先帮我整杯咖啡,不要又太苦哟,谢谢。”

诶,隔壁桌不是昨晚的那个妹子吗?大腿还是那么白。

他停住笑,“好,我带你们去看杀人现场。”

十秒钟后,他把手垂了下来。

“我就是想看一看第二天的太阳。《土拨鼠之日》里男主角找到真爱就解脱了。于是有一次我跟我女朋友领证结婚,当天还临时组织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可是零点过后,我又回来了。我在想这是不是上帝跟我开的玩笑,是不是非得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到真爱才能放我回去?我后来也不是没遇到一见钟情的女生,我上过的妞现在数都数不清。老实说,现在对于泡妞这回事我都腻了,也许……”

“杀了?!你杀了你女朋友?!”

“生日愿望?”

一个身影靠上来挡住了我的视线。

又?我怎么没印象……

“你从哪里来我的号码!谁昨晚在这里呀,你这个变态!信不信我告你骚扰!”她似乎被惊吓到,拿起包包便匆匆走开,还不时回头瞪我。

叮铃。一个穿着黑色T恤红色短裙胸部很丰满的卷发女孩走了进来,“老板来一杯卡布奇诺。”

我摇摇头,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你以前在XX高中读的嘛,你在2班对吧,我是3班的,跟你男朋友同班,他估计也不记得我了。你下班后有空我们再聊吧。”

呵呵,跳出个屁,要真这样该多好,整座城市妹子那么多,一天泡一个,一辈子都玩不腻。想到这,我的嘴角就情不自禁翘了起来,斜眼看,隔壁桌的妹子大腿好白,哇呜,穿着件齐逼小短裙,那腿也不合拢一下,诶,腿似乎要打开了,冷静,冷静,啊!要开了要开了要开——

我有些囧。他轻蔑地摇了摇头,拿起我放在桌上的手机,熟练地解锁,输入一串手机号码,说:“妹子的手机号码,记住了吗?技术不错哟,我花了好几天才约成功的,嘿嘿嘿。”他把手机还给我,“你可以打电话过去试试。”

我跑到昨晚的咖啡店,想完成对他的承诺把故事写出来。动笔前,我掏出手机开始刷知乎,看看其他人都怎么回答,果然,满屏的Timeline还在讨论这个话题。

“现在应该说是我的一个疲倦期。你永远不能体会今天遇到一个妹子聊得很开心,第二天醒来却要重新认识一遍的痛苦。一次两次还好,天天如此呢?世界对我来说每一天都是新鲜的,每一天又都是陈旧的。我去了整座城市的全部寺庙和教堂,我找过法师做过法事,找过算命先生和风水大师,还找到一个能操作水晶球的魔法师,都没什么卵用。我做过各种职业,去过很多一天能抵达的地方,认识形形色色的人,但我越来越觉得好无聊,好疲惫,好孤独。我永远看不到今天做的事情能对我的明天带来怎样的影响。我是一个没有明天的人,你能理解吗?”

“你不记得我,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他拉了椅子径直坐到我身边,伸手向吧台招呼道,“小丽,随便给我来杯咖啡就行。别急着跟你男朋友发短信,先帮我整杯咖啡,不要又太苦哟,谢谢。”

“……”我惴惴不安,“呃,我……我不好这口吧?!”他仍旧盯着我看,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难、难道我……跟你……哦,天哪……”我感到菊花一紧。

“可能是哪个路过的神仙或者某个来自宇宙高级文明的外星人听到了我的生日愿望吧。”

偏头再看,妹子已经翘起了二郎腿。

我低着头,郁郁寡欢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兴奋道:“也许老天爷是想让你正视自己,其实你是个基佬。一旦发现了你的真实属性,你就能解脱了!”

“又……又?……又?!!”他猛地抓住我的手,激动地颤抖着,眼泪夺眶而出。

然后开始笑起来,越笑越大声,笑声让人瘆的慌。

“还是说,十二点后,我依然存在这个世界里,但同时,我也继续存在下一个世界中?”

“还真是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这不挺好?都不用集齐七颗心形石头,你的愿望就实现了。”

我还真不敢打。不过,对于他,我突然感兴趣了。“好吧,呃,我现在相信你的话了。不过,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那天我生日,我女朋友决定把她的第一次给我。我们做完后,我很兴奋,抱着她说’这辈子的每一天都是今天那该多好啊’。结果……”

“不,你明天先帮我跑到那个妞。”我指了指短裙妹子。

你好好的生日不过跑过来跟我这么一个陌生男子聊天真的好吗?我礼貌地回应道:“哥们,呃,先跟你说声生日快乐啊。可是,呃,我,好像,真的,不记得你。我们应该没有聊过天吧?”

呵呵。当我三岁小孩?我看起来这么好骗吗?

“我不知道。可能是咻的一下,然后我就消失了,睁开眼就是我女朋友对我说生日快乐。也可能我消失之后,跟我接触过的人记忆就被清空了。甚至整个世界爆炸了也说不定。反正我是管不了。总之很高兴见到你,谢谢你今晚选择相信我,祝你好运。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再见!”

“我不是没想过,也曾咬咬牙找过几个基佬,做过攻,也做过受,可是都没用。”他眼神复杂地看着我。

“你……又……回来了……”我感到天旋地转。

“你答应我把我的故事写上知乎,我明天就告诉你彩票号码。”

呼——我长长吁了一口气。

“你这样不是很好吗?永远年轻,天下聊天室每天都可以泡想泡的姑娘,吃想吃的东西,玩想玩的游戏,做想做的任何事,就算是杀人放火也可以呀,反正第二天一切都重来了。为什么要跳出来?”

“对。这个人说他杀了他女朋友,希望你们查一下。我怀疑他脑子有点问题。”

艹,谁啊。我暗骂一声,抬头看,一个陌生的青年男子正朝我微笑,普普通通的眉毛、鼻子和嘴巴,扔到人群中绝不会有人注意。只是,只是他的眼神,让我莫名心头一颤。如此深邃复杂的眼眸——镶在这么一副平凡的容貌上显得很诡异。

“你刚没听清吗?”他一字一顿地发出重音:“我被困在今天出不去了。”

“好!”我起身去吧台结账。

“每天都要重新跟你自我介绍一遍,真的很累。反正不管我跟你说我是什么身份,你第二天都会忘了我的,哦不,是我永远都进不到我们认识的第二天。既然如此,今天就不逗你玩了,我今晚来是想请求你一件事。你刚在看知乎那个帖子对不对,你能不能在零点我消失之后把我的故事写上去?”

“我为什么不能杀她。反正对我来说明天她就复活了。今天就让我清静清静吧。我每天看着你们这些人走来走去,形色匆忙,为着明天的生存而奔波时,我真的很羡慕。”

然而,他并没有消失。

“泡到妞又中到彩票的,是你,但是——也不是你啊。这个世界的你还是这副穷酸样不是?“

夜晚十点,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我家附近的咖啡屋里刷着手机看知乎,刷下来整个Timeline全是“如果被困到同一天里,如何跳出时间循环”。

柜台的小丽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们。

“你叫吕晓艺,福建泉州人,今年27岁,在XX单位工作4年了,你有个女朋友叫XXX,你大学舍友有3个,分别是XXX、XXX、XXX,你现在住在XXXXXXXXXXX。你第一次出省是暑假去XX市,第一次看电影是在XX电影院,看的是《XXX》,第一次开房是去XX宾馆,第一次约会女网友是在三年前的6月,那天晚上——”

“这都是以前你跟我说的。你看过《土拨鼠之日》吧?注意,看门口,待会要进来一个穿着黑色T恤红色短裙胸部很丰满的卷发女孩,她会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点一杯卡布奇诺。”

我抬起头,看见他站在我前面。我目瞪口呆。

“不知道为什么,十二点后没有看到我女朋友的生日祝福,我并不高兴也不失望,我现在的心情不知怎么形容,五味杂陈。”

我还在震惊之中,听到耳边一声“先生您的咖啡”,那个叫小丽的服务员端着咖啡过来了。

“没问题。不过今晚我的咖啡你得请我。”

零点?消失?故事?什么鬼?我脑海中迅速搜索附近有哪些精神医院。

我耸耸肩,表示不知道。

我们俩互相看着,默不作声。

“你的咖啡钱我付了。”

“你怎么走?”

“相信我,多么极致的痛苦和快乐,重复三次就麻木,重复一百次你就会厌恶。今天当我不知第几万次看到她对我说生日快乐时,我感到很烦,就把她杀了。”

我为我的记忆力感到自豪。

“你现在就跟神仙一样,有什么好羡慕的?”

“停——!”我急忙制止。他这么一口气巴拉巴拉,竟完全正确。我忍不住冷汗直流。四处张望,看是不是有摄影机在对着我。这难道是个真人秀节目?耍我来着的?可是,有些事除了我不可能有其他人知道吧?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循环?”

“刚才买单的时候顺便报的。你信我,我是信你的。但你对警察叔叔说你过了十二点就回到昨天,他们信吗?”

隔壁桌的短裙妹起身离开,她扭着翘臀消失在我的视线内。

他愣了。

当我睡醒时,天色竟一片漆黑。洗漱、做饭、收拾,忙活完已经九点多。

我想了想,走了过去,跟她打招呼:“你好,我叫吕晓艺,我们很久以前见过面,交换过联系方式。昨晚我在这里见到你,差点没认出来。还好今天又看到你了,你手机号码还是从前的XXXXXXXXXXX吗?”

他僵硬着笑脸保持住招手的动作。

“你报警了?!”他有点生气,“而且!你不信我?!”

“你每天都会见到我,那也就说,有多少个你就会有多少个我,对不对?那我又怎么能算真实地存在呢?你怎么不说,你是唯一的真实存在,而我们这些人,不过是偌大个宇宙里配合你生存的孤魂野鬼们,而且我们没有自由,每天的日程都是固化的,除非你的出现来打破我们。就像今天,如果你不出现,那我在你的世界里就是每天晚上在这家咖啡店里一个人刷着手机想着下一篇稿子的内容。可是你出现了,我今天就不一样了,我跟你聊天,和你去逛街,这样吧,你明天带我去泡妞,告诉我当晚的彩票号码……”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浑身发冷。

我看到那个叫小丽的服务员眼睛瞪得大大的,愣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向他点点头。

“虽然我跟你聊过好几个夜晚了,但这还是我第一次跟你说我的真实故事。简单讲,我被困在同一天出不去了,就是今天,2015年6月19日,我25岁生日。”

“笑够了没有!”矮一点的警察满脸写着莫名其妙,他估计怀疑我报的是假警。

回到家已经快两点。洗完澡我就睡了。这一觉,睡得深沉而疲惫。

“因为你是我这么久以来在这座城市看到的唯一一个有在知乎刷这个问题的,我希望你能把我的经历写上去,看有没有办法把我解救出来。”

“你好啊,吕晓艺。又见面了。”

他微笑地向我招手。

我不禁为他感到哀伤。

叮铃。门口进来两个警察。我向他们招了招手,再对他笑了笑:“不管处在哪个世界,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对不?”

“相信我,明天的你会感谢今天的这笔小钱。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快十二点,我得走了。”

“没有啦。就一天时间能让你变弯?我还没这本事。要不我明天试试?哈哈哈瞧把你吓得。放心啦,我本质上可是个直男好吗!那几次都是科学实验!”

妈蛋一定是我太丑了。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这三个问题是这种情况下我永远没办法给出答案的,所以说,我是毫无意义的存在。我死过很多次了,车祸、割腕、跳楼、上吊、吃安眠药,我想要是永远都不醒来,那该多好。又或者,去天堂,去地狱,去任何第二天的地方都好过这里。可是睁开眼睛,还是在我家的零点零分,还是看到我女朋友兴奋地对我说’生日快乐’。”

“你们是真实地存在着,而我,好像偌大个宇宙里唯一的孤魂野鬼。”

他被带走时,我拍了拍他肩膀:“不管怎么样,至少你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了。恭喜这个世界的你。永恒痛苦的,只有一个人,是十二点前在这个世界、十二点后继续下个世界的那个你。他所在的地方,既是天堂,也是地狱啊!”